夜雨声烦。

三党,月更也有可能。……
求你们让我吃追凌糖吧。

我见秋末冷风扫黄叶,匆匆穿林而过遇杏眼紫衣小公子。他小小年纪,那年方才十七,在湖边放起了荷花灯。头头是道讲些东西,墨发间三股辫与紫色发饰一同细细盘起,如他本人般叫我讲不出什么毛病。

再遇他时是如今,眉间柔情似水,常年习武而生茧的手掌拂过脸颊。暮云叆叇,秋风吹黄了坞边柳叶,再放起的花灯点亮黑夜,湖中锦鲤轻轻点起波澜。

“江澄,生辰快乐。”

他又生气了。

“你不知道叫我什么了?”
“……夫君!”

《梦中梦》上
云亮
其实是he…
会有ooc
皇家上将x星航指挥官

《限定恋爱》
此为人设,非正文。
是追凌向,有副cp出没。
存一下队内人设,准备动笔辽。……
“蓝先生,最近有谣言说您喜欢金先生,请问……”
“我澄清一下,这不是谣言。”

棒棒糖(下)
薛晓向,有车。
棒棒糖play,略有打尻。…
不适者慎入。
走链接。

男友贩售机

是第一章…很短,不知道什么时候更。
有年龄修改…既ooc也有bug。
主曦澄有忘羡,会有其他人物出现。
以上ok就继续!



江澄从来不信这鬼东西。

直到他那好朋友魏无羡牵着他好男朋友手在他面前炫耀上半天,一边亲得火热一边说“江澄,我下次带你去买一个!”换来的是江澄气愤的话“还不快滚!”

他在这机子面前思考了很久,旁边的姑娘见他犹豫不决模样正要上前询问,见着侧脸又后退“为什么这么好看的人还愁没对象?”

所谓贩售机不过就是按你标准给你挑个好的人而已,人家想来就来,不想来机器就偏要给你写个售空,逼得你锤它不可。江澄嘴里一边嘟囔着自己理想型肯定不会存在一边又按下标准,所谓素颜美人温柔体贴家世又好哪里那么好找,机子似是卡住般加载个片刻,终是蓝框黑字出个“泽芜”。

江澄愣了个半天,本以为能出个两三页,为什么半天就有这两个字,三个要求到底是有多难找?!却又好面子怕他那小竹马笑话他起来而点了下去。

“江澄?”

清晰声音穿进耳边,见人穿着一身西服手里还拿着火红玫瑰正经模样慌了神,白净手背磕上机器尖角发红惹得人心疼起来。他可没这闲工夫关心自己,眼睛睁得快要比前些天吃的都要恶心的反季节水果还大。

是谁都行,怎么非要是他!偏偏是那江澄搬一次家就要跟他一次,总说什么“要照顾他,当他的邻家哥哥”之类。小时候恶习皆是被他摸了个清楚,别说几岁还在偷他家花,就连每次翻墙摔伤他都知道,怕得江澄连着换了不知几次家。

“是你吧,晚、吟。”

江澄都要疯了,他怎么非要在使用前取自己的小名?本来是好好的名字在蓝涣口中腻的好像不单单是那两字,不加上几颗糖不罢休。

蝉鸣扰的江澄心烦,正要转身就走还有被拽住胳膊,本着一颗不能在大街上吵架的心想拉着蓝涣到别处解释。还没开口又被后抱了个满怀,玫瑰花都因这般突然而撒了一地,“晚吟太喜欢我了…”蓝涣被他胳膊肘一撞腹部终于清醒了些“不喜欢也没关系,男朋友会尽力追求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想写追凌甜甜的校园pa,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恋爱,每次一出成绩都要第一名来哄。
复习某一科时:
“你偷走了我的心,你是个凶手。”
“那你是什么?”
“帮凶。”
但是开学miu时间辽…有无太太愿意和我一起写x

《野猫》
上,无车。
后期有cei,wy女孩请有序上车,不要拥挤。

肝完了,懒得分开,10粉开个分手p
我不会开车!!!

《当你》

第一章



-19:43



手指敲击键盘声音不断减小,最后力度似有似无只是轻轻按下后指尖便离开停留在键盘边。短暂邀请全部推拒右手习惯性再次点击到「拒绝」的案件,红色叉暗示与谁不会相遇。


-04:43



阴冷的天气令人缩在被窝里不愿露出任何部位,雨水滴滴拍打到窗户上的声音却被盖住——手机上荧光还在亮着。



“你什么时候回中国。”



那天简单的问句把他难住了。
不知道?看情况?还是要回答你想我了?
开不出口的语句咽回肚中,本是想要认真回答的话却只能敷衍了事。




-20:35




-“干嘛?”



双排的路人声音略有些低沉,两字让他想起了几月前的那天。「等他回中国」慢慢从等待变成无期。紧握鼠标的右手微顿一下,准备按F键的左手在半空中愣了半下继续和往常一样进行直播。




一个月亮高挂,一个乌云遍布。



繁星璀璨的夜里不知是热的失眠还是因为思念漫山遍野,过于无聊的深夜使他不知不觉发出讯息。他急切地、迫切地想要答案——你什么时候回中国。



阴云密布的清晨与某人的黑眼圈相配,睡眼朦胧似乎即将进入梦乡,特殊的铃声响起使他忽然振作起来。他思考一夜的问题,最终再次被提问了。



老王也许还记得,一月份回国时花光每晚看他直播又或是不顾第二天的工作与约定与忽悠通宵游戏。



甚至连那天的话、那天的笑、那天的可乐打开声都记得清晰。




老王犹豫了很久,这似乎是这几个月以来出去睡的很死之外第一次不敢秒回他的信息。那边已经是深夜了,他到底是不是发完信息就睡着了又或是一直开着对话窗等着回信,老王整整思考了十八分钟。手指在发送上方想要收回,也不知什么原因,点了下去。



“很快。”




他有点后悔了,长按了句子准备撤回掉,可回答不容他这样。



“???哪天的飞机,我要接你。”



他愣住了。
也许是一直对话窗没有关闭,也许是他回消息忽悠刚好看见,可说出去的话是泼出去的水。
况且人家还要来接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手机已经莫名其妙被老王点进了购买机票的界面,时间是两天后,满足的了假期,也能准备准备。



付款成功。



四个字在手机屏幕中出现,
他觉得不行。



他要变成恋爱成功。